后鲸造炻

【周翔】柳暗花明(1)

单纯写写最爱的CP

为TAG添砖加瓦


1)一日之计在于晨,一晨之计在于吃


     

       孙翔早起绕着轮回大楼跑了俩圈,顺便帮杜明买了李记的包子、王记的油条和张家的豆浆。然后他拎着冒着热气的早餐回宿舍去找杜明,刚上宿舍过道他就看见杜明已经起来了,正眯着眼睛毛虫似的蹭着花白的墙壁往前挪,嘴里吧唧个不停,外边的手还伸进衣服里挠肚皮。

       孙翔将滚烫的包子往杜明脸上一招呼,杜明被烫得震了一下,突然清醒过来,看清来人就诶嘿一声笑着要扑上来,孙翔躲开杜明油腻的爪子把早餐扔给他,接着去了食堂。

       食堂里其他正选们早就吃上了,江波涛正喝着粥,看见孙翔过去便打了声招呼,孙翔回了声早上好就去排队了,排完队回来才发现除了杜明还少了一人:“队长去哪了?”

       “不知道,起来就不见了。”吴启说着夹走了吕泊远面前的最后一块油饼,并趁吕泊远打他之前语重心长添了一句“早餐吃那么油会便秘”。

       吕泊远不禁冷笑:“昨儿有人在厕所憋了半个小时还疼得嗷嗷直叫唤呢,拉不出来你居然还吃得下去。”

       这下不止吴启,在场所有人都噎了一下,吴启脸色发青,像是想起什么痛苦的回忆,最后默默把已经咬了一口的油饼放回吕泊远碗里。

      “......谁还要啊!”吕泊远一脸嫌弃夹起油饼甩回去。

      “......不是你自己点的吗!!!”

      “吃了我的饼你还委屈上了嘿!下一秒就用捉云手把你曲成球丢窗外去!”

       ......孙翔一脸深沉地看着自己点的油饼,旁边的方明华拍了拍他的肩安慰道:“没事的小孙,你这么年轻,哪有这么容易便秘......”话没说完,一边正与吴启斗争的吕泊远一听立马接上:“是啊翔翔!肯定稀拉一.......”“......吕泊远!”喝着粥的江波涛愤怒地拍起桌子,“......你怎么满嘴屎尿屁!!”

        ......这早餐还能不能吃了!路过的于念想把刚点的油饼和粥退回去。

       吃完早餐就快到训练时间了,于是一行人来到训练室,杜明在里面,看了一眼咋呼道:“队长呢?!”

       江波涛也有点担心,小周一般是不会迟到的。正犹豫着要不要打个电话,突然训练室的门就被推开了。

       来者正是队员们所挂念着的队长周泽楷。

 

       十月份的天气已经逐渐转凉,街边树上的落叶打着旋飘下来,入了门的周泽楷气还没有喘匀,身上带着一股早晨的寒气。

       眼尖的吃货杜明一眼就瞅见了周泽楷手里提着的袋子,眼睛一亮嘴巴也跟着叫了起来:“梨膏糖!”

       吴启吕泊远等试吃小分队资深队员一听,脸立刻就绷不住了,虽然本来就没有什么脸可言吧,但这样饿狼一样扑到周泽楷身上争着当挂件孙翔还是第一次见,他们眼睛都要往外冒红光了,就像六把深夜的激光枪。

       江波涛看着他们笑着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孙翔的表情,就问他有没有吃过梨膏糖。

       结果得到了预料中的没有。

       要说上海吧,孙翔长居前不是没来过,只不过在越云的时候他少年心气极高,只用下巴看人,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些,再加之越云止步季后赛,能与轮回比赛的次数就只有那么区区的一两次,听都没听过,怎么可能吃过。至于嘉世......那一年就尽在挑战赛的苦海里挣扎了,哪里还有什么机会。

       孙翔捻了一块,这方方正正软糯的糕点外层与一般梨膏糖不同,外边厚厚裹了一层椰丝,传统的琼浆状似的梨膏糖里包着桂花红豆等甜陷,饱满的馅料将溢不溢,看上去倒是很让人提起食欲。

       他一抬头,就看见周泽楷一脸期待地直勾勾盯着他,眼睛亮晶晶的,像是一个讨夸奖的小孩。

       “......”他吃了一口,觉得甜到掉牙了。

        “太甜了......”孙翔低低说了一句,江波涛听见了,准备安慰他说自己也适应了一段时间,现在才觉得好些时,对面的周泽楷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带着羞歉的笑指了一下被打开的其中一盒,愧疚地对孙翔说:“不甜的。”

        特地买的?孙翔愣了一下。

       于是他又拿起一块不甜的梨膏糖,没有椰丝,也没有桂花与红豆,吃了一口。......嗯,其实还是甜的。

       不过这次孙翔反倒皱了皱眉,说:“还是甜的好吃。”

       然后他看见周泽楷开心的笑了起来,眼里都是戏,戏里一定在说:我就知道。

       舌腔里淡淡的桂香与鲜甜的梨味四处乱撞。


       瓜分完食物的训练室里弥漫着甜甜的桂花味道。

      训练中孙翔不可自制的回想起过去的事。

       很久很久以前......其实也没有多久以前,孙翔还是个越云的毛头小子,被蓝雨暴虐后没有立即坐车回家,而是在冲队友发完脾气后的第二天自己一个人赌气的在偌大的广州城瞎逛,广州是个集现代化与怀旧感一体的城市,市中心那些钢铁森林的背后,往往存在着低矮古朴的土黄色的旧居民楼,不过这种富有时代气息的建筑很快也要在地价的冲击下消失了。

       孙翔到处乱闯,一路没停,直到一股子香味飘进鼻腔里,他才惊觉自己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顺着那股香味看去,是广州最普遍的早餐档,蒸笼鼓出的白汽直往天窜,鼎沸的人声钻进耳里,老头子们年轻人们随意坐在摆好着的木质小桌子前,嘴皮子上下翻飞,语速极快;小孩子闹着跑着,排队的家长走不开,只好故作生气地斥责他们,不时与有同样烦恼的其他家长寒暄几句抱怨几句,笑着说着他听不懂的话,闹哄哄的,但是生活气息极浓。这下可是把他的视觉嗅觉听觉紧紧抓住了,孙翔摸了摸裤子口袋,决定填饱肚子再生气。

       收银台前的老板娘先是头也不抬的快速说了一句:“食咩?“

      “啊?”外乡人孙翔实力懵逼。

      “后生仔听唔懂白话?”

      “呃......”孙翔迅速在脑子过了一遍看过的港片,绝望的发现他只会“扑街”和“丢你老母”。

       于是老板娘用蹩脚的广式普语又问了一遍靓仔要吃什么,肠粉还是汤粉。并且收钱打票的时候还试图跟他寒暄:“靓仔母嗨本低养啊。”

      “我粒斗某咩外低养来塞(sei)噶,斗嗨楼广州。”→以上为孙翔本人音译

       估计老板娘很少用普语,勉强说了几句就放弃改用广东话来说了,尽管她清楚面前的小年轻听不懂。

       终于拿到排队小票的孙翔松了口气,却忍不住在内心直翻白眼骂扑街,在说什么鬼啊??

       老板满头大汗地站在档口做肠粉,先从铁蒸笼(肠粉机)里抽出预热好的薄薄的铁抽屉,刷一层油,敲一个生鸡蛋,然后用大锅勺在装稠粉浆的桶里搅一搅,勺个半勺,倒在抽屉里,接着把生鸡蛋与粉浆混匀,举着抽屉的手稍稍提力使其微微晃动,和着蛋液的粉浆在里面均匀铺开,最后塞回蒸笼。而这时其他抽屉里的肠粉已经蒸好了,抽出一看,乳白的粉浆变得透明晶莹,放半根油条,铲子一铲,肠粉盖上油条,又卷了几圈,拿出剪刀剪成连接的几块,铲起放在椭圆形的铁盘上,最后根据客人口味自行淋上料汁,放一勺萝卜仔啊辣椒啊榨菜啊什么的,再浇一点香麻油,就可以吃了。

       孙翔随便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

       小木桌矮矮的,虽然他只有十七岁,但也有一米七几,放同龄男孩堆里愣高愣高的,坐在小板凳上只能屈起腿,膝盖顶着木桌的感觉让他感到拘束,不过肠粉倒是挺好吃的。

       任何美好的东西都能让人心情大好,他吃着吃着突然间高兴起来,在撸起袖子举起筷子之间,任何烦恼都被抛诸脑后。


       连击断了。

       周泽楷默默地想,看向自己的搭档。

       对着趴在地上的剑客,居然向前打一个V字天击,怎么想都是脑子有问题。

       被看的人毫无自知,然后突然自行清醒,反应的瞬间丢出一堆技能来了个轰炸式暴击,本来就残血的吴霜钩月被一波带走,但这之前杜明也趁着漏洞反咬了几口,一叶之秋血条被刷下不少。

       训练后江波涛来找了孙翔,显而易见,这种失误太不应该了。

      “小孙?刚才怎么回事?”江波涛也没有责怪的意思,作为队里的战术担当,他必须想太多,按道理孙翔的连击应该练得很熟悉,就算走神,双手也会下意识做出正确的操作才是。

       孙翔没好意思告诉江波涛其实他当时双手下意识的操作是举筷子。


     -tbc-


没有粮吃好痛苦嗷......

大家都来产粮嘛【打滚


评论(4)
热度(17)
© 后鲸造炻 | Powered by LOFTER